3u注册就送68-纪实:武汉一名高三老师这样带领学生“冲刺”

原标题:纪实:武汉一名高三老师这样带领学生“冲刺”

原标题:纪实:武汉一名高三老师这样带领学生“冲刺”

5月6日,湖北省普通高中毕业年级将统一开学。武汉第十四中学高三六班的班主任郭春娥和她的学生们将结束三个月的网上学习,回到学校进行高考前的冲刺。

△面对面丨郭春娥:网上的高三

女儿给妈妈当老师 老教师这样应对网课难题

郭春娥是武汉第十四中学高三六班的班主任和语文老师,1月21日,武汉第十四中学高三开始放寒假。按照计划,这个假期只有10天。然而,3天后,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10天的假期过去后,正常课堂教学不能如期开始,但高三学生的复习不敢松懈,学校紧急启动网课计划。

郭春娥:我已经47岁了,对课件等等的运用没那么熟练,都是年轻老师手把手地教我,我一点一点地学。

记者:这个过程对您来说难不难?

郭春娥:主要是适应,我姑娘经常跟我说,既然拿出来给人用的,就不会难到学不会的程度。我和女儿相互依靠,她在那时候给了我很多支持。

△郭春娥女儿

郭春娥的女儿也是一名高三学生,就在郭春娥所在的十四中上高三。在电脑技术方面,女儿成了妈妈的老师。通过年轻老师和女儿的指导,郭春娥基本解决了网课系统技术层面的问题。

全程开摄像头上课 让学生有安定的感觉

郭春娥做了二十多年的课堂教学,一下子改成对着一台电脑上课,郭春娥和学生都需要适应。

郭春娥:学生没有麦,听不见我在说什么;家里没有打印机,对着电脑做题眼睛做到发涩……一开始的这些问题导致了学生精力不那么集中,学习效率比较低。技术层面的问题我也碰到过,每天8点开始的课程,我7点就会登上平台,生怕登不上。有一天,突然换了一个平台,上课5分钟了我还登不上去,学生在那边等着,当时就觉得特别紧张,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真的是煎熬。

除了对技术和平台的适应之外,以往课堂上那种互动交流的感觉师生们都需要寻找。为了减轻老师直播时的压力,学校没有硬性要求老师们直播时开摄像头,只需通过音频给学生讲课就行。但作为班主任,从一开始上网课,郭春娥就一直开着摄像头,让学生能看到自己。

郭春娥:为什么要把这张脸打在那个屏幕上,当然因为我是班主任,学生看到老师会有一点安定的感觉。我也不管丑不丑吧,就是要打开摄像头,给他们看一下自己老师坐在这。有时候他们也会用手机拍老师,拍着玩吧,相互之间调侃一下,其实这也是生活的一种方式。其实有时候他们也会对着电脑开小差,玩手机,或者睡着了。

记者:那您有什么办法?

郭春娥:我觉得有两点。第一他们有上进心,第二我跟他们有感情。感情能发挥的作用就是唤醒,不能沉沦,必须奋发,越困难越要奋发,越要坚持。

“他们体谅你,你就把他们教成功了”

在老师和学生对网课的适应过程中,疫情的发展也牵动人心,武汉人难免会收到自己熟悉的或与自己有关的人染病的消息。

2月18日,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因感染新冠肺炎,以身殉职。郭春娥与刘智明的姐姐是几十年的好朋友,跟刘智明家庭的每一个成员关系都很好,这一消息让她的状态沉入谷底,郭春娥说那是她最痛苦的时候,“但你上课的时候,必须要把这些东西忘掉,有时候上着课,眼泪都似乎要往下掉了。”

记者:学生能捕捉到您这种情感吗?

郭春娥:我自己写了东西,有的学生是我QQ好友会看到,他会说老师要保重,会安慰我一下,“您上网课特别累,自己也要注意身体”。听到这些我就觉得这三年真的没有白教他们,他们能够体谅你,其实你把他们教成功了。

高三六班有50名同学,学生和家庭成员都没有确诊或疑似病例,这让郭春娥放心好多。除了三名有其他原因的同学之外,坚持上网课的有47名同学。

除了上网课之外,作为班主任,郭春娥每天需要掌握同学们的考勤,身体和心理状况。疫情之下,即使是成年人也难免恐慌和焦虑,更别说面临高考的高三学生。郭春娥在课余时间跟每一名同学打电话或微信沟通,同时跟家长沟通,帮助他们排解压力,缓解焦虑。

郭春娥:自己的学生跟自己的孩子一样,在最关键的时候要给他们一把助力,助力我觉得陪伴很重要。虽然我们见不了面,但心还是在一起的。

记者:他们能感受到吗?

郭春娥:能感受得到,我每次给学生打电话他们都非常开心,觉得很有斗志,像“被充电”一样。

也曾恐惧 但不能在紧张害怕的心态中不自拔

郭春娥的丈夫王大勇也是高中老师,在武汉市的另外一所高中教高一两个班的历史课,同样需要给学生们上网课。在郭春娥的家中,一家三口在三个房间,三台电脑,分别进行网上教学和网上学习。

疫情初期,王大勇一个人回京山市钱场镇老家探望老人,后因为武汉“封城”,滞留老家无法返回,把郭春娥和女儿两个人留在了武汉。大年三十,郭春娥全副武装到超市买菜,这次采购,母女俩足足吃了半个月。

郭春娥:那时候真的是很恐惧,周围空气里都是病毒的那种感觉。社区也会有通报,像我住在17楼,好像16楼就有一个病人。我平时还是很能干的一个人,但是心理上还是特别依赖我先生,那时候他没在,还是感觉到很紧张。但是,自己也是一个老师,你不能沉沦在紧张害怕的心态中不自拔,那是不负责任的。

丈夫王大勇在老家时,因为没带电脑,他用手机通过流量给孩子们上网课。3月20日,丈夫从老家返回武汉。回到武汉之后,用电脑上网课方便了很多,也能在生活和心理上给予郭春娥更多的支持。

当困难不能避免的时候 要咬着牙去扛

4月20日,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公布了春季学期开学时间安排,普通高中毕业年级将于5月6日统一开学。5月6日,郭春娥和她的学生们将结束三个月的网上学习回到学校,为7月7日至8日的高考,做最后的冲刺。

郭春娥:他们有很多人已经18岁了,没到18岁的再过几个月也会到。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当我们面对困难不能避免的时候,你就只能咬着牙去扛,我觉得老师也要给他们传达这样一种信念。

记者:您觉得在疫情中备考,对这些孩子是获得还是损失?

郭春娥:我觉得一个人思想变成熟,能力得到提升,这些其实不是在顺境中获得的,而是在逆境中获得的。我们平时也是给学生这样的引导,无论生活给予你什么,你还是得积极乐观地面对它。这次疫情4万多人来支援我们,你想一想别人吃的苦受的累,坐在家里学习是很辛苦,但是跟那些奉献的医护人员、志愿者相比,我们做不了那些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是至少把自己做好。

(责编:冯粒、曹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3u注册就送68-一个县2000多人上不了网课 别让贫困学生掉队

3u注册就送68-一个县2000多人上不了网课 别让贫困学生掉队

(原标题:一个县2000多人上不了网课,别让贫困学生掉队 | )

身处数字化时代,互联网已成为一种基础设施,懂网用网则如同识字一样,是参与社会生活的一项基本能力。一个不懂用网的人,可能会寸步难行。但越是如此,越应该对少数偏远地区、农村贫困家庭的学生多一些关照,不能等“发生冲击社会道德底线的事件”才开始重视。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中断了正常的学校教学。为落实教育部“停课不停学”的要求,降低疫情对学习的影响,各类学校纷纷发力网课,让老师们变身“主播”。网课是最能兼顾教学和疫情防控的良性安排,通过此“疫”,人们意识到了互联网能给社会带来更有效的应变手段。

然而,在多数孩子享受着网课的便利之时,还有一部分孩子为上课费尽周折。在内蒙古呼伦贝尔,有一户世代生活在草原的牧民,为了让女儿顺利上网课,不得不收拾蒙古包全家迁徙找网;在湖北宜昌,一位爷爷拿着手机循信号找遍大山,给孙女搭了一间网课帐篷;在河南洛宁县,一位高三女生为跟上网课进度,每天都到村委大院蹭网……

或许很多人以为,在智能手机大幅普及的今天,上网已非难事。然而,西部某县一名干部告诉记者:经排查,仅他们县因无智能手机、无电脑、无网络等原因无法上网课的学生,就有2000多名。“如果长时间缺课,再回到学校难免会掉队,社会应当保障他们的公平受教育权。”

近些年,网络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弥合了数字鸿沟,一些农村学生也能像一线城市学生一样,便捷获取各种学习资源、学习机会。但总体而言,当前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现象依然存在,农村地区特别是贫困山区的学校,无论师资硬件还是教育水平,与城市学校相比都有较大差距。仍有一些学生因为家庭困难,无法用上智能手机、电脑、网络。

身处数字化时代,互联网已成为一种基础设施,懂网用网则如同识字一样,是参与社会生活的一项基本能力。一个不懂用网的人,可能会寸步难行。但越是如此,越应该对少数偏远地区、农村贫困家庭的学生多一些关照,不能等“发生冲击社会道德底线的事件”才开始重视。

在网课已成为解决“停课不停学”主要手段的当下,学校应开展必要的摸底,充分掌握孩子们的具体情况。一定不能因为网课很普遍,就误以为所有人都有上网课的条件。在布置作业等方面,也要灵活一些,不能“一刀切”。对上网课确有困难的学生,要提供必要的帮助,因为他们比其他学生背负着更大的压力。

受疫情影响,滞留湖北老家的初一女生,每晚都要带着桌子和充电小台灯,爬到山顶找信号上课,坚持了20多天。近日,当地工作人员在老家门前竖了一根6米多高的竹竿,调试网络并安装信号增强器,她可以在家上课了。

其次,村、社等基层组织对辖区贫困学生的情况比较熟悉,也要有更多积极作为。在偏远地区、农村地区,培养一个学习苗子非常不容易,不能让他们的学业被疫情拖累。各地不妨把村委会、村图书馆等场所和电脑设备用起来,为那些上网课有困难的孩子们创造学习条件。

真正让少数弱势群体做到“停课不停学”,是疫情防控工作的一个方面,也是对社会治理能力的考验。目前,已经有一些地方在行动:河南省教育厅发布通知,要求加强特殊困难学生网上学习帮扶指导,为家庭困难的学生建立精准帮扶机制,确保不缺一项、不漏一人;重庆忠县也对无法上网课的学生进行摸排,并将基层服务中心、图书馆等提供给孩子们上网课。

实际上,教育部也已注意到部分农村学生上网课难的问题。早在2月初,教育部就已经完成“空中课堂”上星传输,覆盖各省(区、市)特别是偏远农村网络信号弱或有线电视未通达地区;中国教育电视台第四频道2月中旬已开始通过直播卫星平台向全国用户传授学习资源,以照顾农村地区学生。

眼下,尽管疫情初步得到控制,但不少地区开学日期仍未确定。尽快将“停课不停学”落到实处、不留死角,事关教育公平。对不少家庭困难的孩子来说,教育是改变命运的重要途径,务必确保这条通道畅通,片刻的“堵塞”,都可能让孩子付出前途和命运的代价。

本文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韩振责任编辑:盛雨晴_NBJS10200